前辈的抗战之十六:血战龙岗——永城最惨烈的对日战斗之一

发布时间:2017/12/22 20:21:55       来源:本站      点击次数:1468

 

血战龙岗

——永城最惨烈的对日战斗之一


 1938年12月下旬,永城日军千余人,乘装甲汽车30余辆,在骑兵配合下,向龙岗地区“扫荡”。王化荣县政府及总队司令部在新四军游击支队2团策应下撤离龙岗。日军占领龙岗后,继续向南进犯,寻找我军作战。在龙岗东南大胡楼与新四军2团2营及王化荣一团遭遇,展开激战。王部在胡楼迎击,新四军在侧后进攻,互相策应,夹击日军。血战半日,打退敌多次冲锋,毙日军80余名,击毁汽车三辆。傍晚,敌人撤回永城。战后,第三总队司令兼永城县县长王化荣在龙岗集举行追悼抗日阵亡将士大会。当时,永城裴桥苏盐店人苏有为送的挽联为:“诸君是民族英雄,胡楼一战称烈士,杀得日寇叫爷妈,你这样光荣死了,落得个名标青史,魂赴九泉也荣耀;不佞亦出身戎马,龙岗与祭吊忠魂,对着袍泽呼弟兄,咱今天矫健活着,为的是血洒碧海,马踏三岛更鹰扬。”

 

4月24日(农历三月初五日),永城日伪军步骑2000余人,商丘日伪军步骑2000余人,配以装甲汽车30余辆,飞机两架,再次进犯龙岗地区。寿松涛、徐风笑建议王化荣避敌锋芒,暂时转移,然后伺机袭击敌人。但王化荣自以为能抗击日军,骄傲自满,轻敌麻痹,意气用事,不听良言,在缺乏充分准备的情况下,坚持要死守龙岗,与敌人进行决死战斗。25日拂晓,敌人乘大雾掩护突然包围了龙岗集,包围圈内的中国军队和当地群众失去了及时撤出的机会,当即发生激战。敌人从北、西、南三面进攻。战斗中,第三总队勤杂人员和龙岗群众即顺沟出村往东南方向转移,遭敌伏击,被打死打伤70多人,其中,苗玉春等部分掩护转移的我抗日学生队员就牺牲在这里。9时许,敌人从西北角攻破寨墙,进入村内。第三总队战士与敌展开激烈巷战,逐院逐屋争夺。在街上,敌我反复冲杀,来回四次,战斗异常激烈。虽然我军英勇顽强,终因,失去了及时撤出的机会我寡敌众,兵力悬殊过大,我以劣势武器难以战胜装备优良的敌人。10点左右,北面三营阵地首先被日军突破,敌人的步兵潮水般冲了上来,与3营官兵进行起巷战,这一来,2营则背腹受敌,不一会儿2营的阵地也被攻破,巷战又进入了肉搏战。到了12点左右,1团团长王福真意识到阵地已经无法守住,他对1团团教导员徐爱民说:“这样打下去,部队伤亡太大,我带一营,你带2营和3营,通知部队向东南方向突围。”说完王福真即带着1营向东突围,结果刚突到圩壕外边,即遭到了敌人在东北边小桥沟桥下早已埋伏的日军轻重机枪的猛烈扫射和炮火的阻拦,王福真和1营的全体指战员全部牺牲于敌人的交叉火力网地带!徐爱民眼看着战友们成片的倒下,心里万分悲痛,对2营长说:“东北边是敌人的火力网,不能往那边跑了!”2营长看看敌人的火力说:“向南跑可以避开交叉火力!”徐爱民听从了2营长的意见,指挥着部队突出圩壕就向南方跑,果真避开了敌人的交叉火力,但那时他们已经毫无还手之力,在敌人的火力追击和炮火的阻拦下伤亡惨重,到了安全地带,集合起来查点,三个营2000多的兵力,最后只剩下了58人!其中干部只有徐爱民和一位副连长。

 

 

战斗共持续六个小时,虽然毙敌200余人,但第三总队1团也伤亡300余人。民先队员、党的发展对象1团团长王福真、副团长赵大生,共产党员1营教导员徐凤三等在战斗中壮烈牺牲,龙岗最终失守。

日军击败王化荣,侵入龙岗集后,便发疯似的在街坊院内到处搜索、抢劫、放火,不论男女老少,见人就杀。远则举枪射击,近则用刺刀戳杀。每到一个院子,先用枪对准房门、窗口射击,再投手榴弹。见有红芋窖之类的坑洞,也扔进一颗手榴弹。狂杀之后,又进行大肆抢劫,抓鸡捉狗,赶猪牵羊,牲口、粮食等物被抢劫一空。他们不但走一处杀一处、抢一处,还野蛮的奸淫妇女,焚烧房屋。躲藏在屋里的人不是被打死被抓走就是被活活烧死。其中有七户人家被杀绝。没有跑出的群众被日军赶到北门里空地上进行训话,审查抗日战士,当场被查出五人,即带到南门枪杀。龙岗集群众田振邦的叔父(绰号老包)因和国军战士换衣服掩护战士逃跑,被日军用刺刀活活刺死。菅冠三的女儿藏在红薯窖里,被日军炸死。尔后又把其余群众赶到北门外坟地里,派人看守住,任何人不准乱动,否则即用刺刀刺死。接着,其余的日伪军又钻进龙岗集大肆抢劫、强奸妇女。有的妇女被奸污后又被杀死,有的妇女被轮奸后,身心健康受到严重摧残,有的致成残疾。一直到中午11时多,日军才载着五辆汽车的尸体返回县城。

当时整个龙岗集烟雾弥漫,火焰冲天,墙倒屋塌,尸体遍地,血污横流,人们悲天号地,唤儿呼女。有不少人家破人亡,无家可归;有不少人失去妻子儿女父母,无依无靠。整个龙岗集一片悲哀、凄惨之状。日军这次血洗龙岗集,除第三总队伤亡300余人外,仅龙岗集上的无辜群众就被杀害107人,房屋被烧、财物被掠无计其数。日军走后,周围村庄的群众都来帮助收拾残局,仅尸体就往外拉了一天多。战后,我军立即成立救灾委员会,动员周围村庄的群众来帮助掩埋尸体,建造房屋,部队及时送来粮食、衣物等救济灾民。

龙岗战斗后,第三总队元气大伤,一蹶不振。王化荣也失去了坚持敌后抗战的信心。不久,王化荣带着残兵700余人逃至周口投靠国民党豫东办事处,接受了专员王寿五的改编。至此,永城县国民党的政权彻底跨台,永城地区陷入无政府状态。在这关键时刻,寿松涛断然采取四条果断措施:一是派郭仲韬星夜赶赴准上,向彭雪枫汇报,请示处理意见;二是以当时任县政府第一科科长的徐风笑代理县长,继续行使职权,坚持工作;三是自己亲赴永北,指挥新四军游击支队独立第一大队,安定地方,扩大武装;四是派人送信,联合鲁雨亭、胡克明等游击队,合作抗日。彭雪枫得知永城的情况后,肯定了寿松涛的决策,并派副司令员吴芝圃带一个主力团回到永城,与独立第一大队会合,稳定永城的抗战局面。

1939年6月,根据豫皖苏省委部署,永城县抗日民主政府于永南小黄庄正式成立,徐风笑为县长。徐风笑,原名徐清奎,又名徐竹远,安徽省宿县临涣区徐楼人。1899年10月30日出生于一个世代中医家庭。1921年,徐风笑考入宿县师范讲习所。1925年夏,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26年10月,中共江浙区委决定成立中共宿县县委,不久,徐风笑接任县委书记。1927年6月,徐风笑回到宿城,正式组建了中共宿县中心县委,并任书记。1928年11月,调任中共上海法南区委委员、区委书记。1929年春,徐风笑被党组织选派到苏联莫斯科东方共产主义者劳动大学学习。1936年初,返回宿县。1938年5月,成立苏鲁豫皖人民抗日游击第一军,徐风笑任政治部主任。6月,中共豫皖苏省委指示徐风笑代理永城县县长。

王化荣逃至周口后,各界人民团体纷纷联名向国民党第二督察专员公署上书,保荐徐风笑为县长。王卓然并派丁明道、田玉峰代表永城人民前往鹿邑向专员王寿五要求委派徐风笑为永城县正式县长。王寿五却声称,中央有令,共产党不能当专员、县长。他怀疑徐风笑是共产党,就另派他人来永城接任县长,但却遭到抗日学生队的轰赶而逃走。因此,徐风笑虽然未获国民党第二督察专员公署的批准,但却成为我党直接领导的永城县抗日民主政府第一任县长。

永城县抗日民主政权是党在华东地区最先建立的第一个县级抗日民主政权,它的的建立,完全是出于斗争的需要和环境所迫。那时,新四军游击支队的战士们没有饭吃,也没有衣穿,夏天仍然只有一件大棉袄,环境恶劣,生活艰苦。部队初到永南书案店时,其供给主要靠打汉奸和没收不法土豪的财产,过了一段时间,连这种来源也没有了。支队司令彭雪枫根据永城广大农村由我军控制,和苏皖一带行商由浍河、涡河及豫东、豫西南等内地进行大宗物资贸易交流都要经过永城县境的实际情况,指示边区省委要想法设法建立政权,以合法政府的名义向来往商贾征收贸易税,搞“皇粮国库”。因此,经省委、特委研究,决定成立永城县抗日民主政府。

永城县抗日民主政府成立后,当即发出布告,号召各党派、人民团体,要在豫皖苏省委和新四军游击支队司令部领导下,团结抗日。接着成立县参议会,徐风笑兼议长,吸收各界人士参加政权管理。


 


 


(责编:管理员)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