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集遭遇战

发布时间:2014/3/18 16:33:18       来源:本站      点击次数:2275

    1949年12月2日夜,就在杜聿明率徐州守敌西逃的第2天,华东野战军8个纵队20几万大军急进追击的时候,驻在汝南埠北侧金铺镇的华野特种兵纵队骑兵团接华东野战军司令部加急电报,令星夜兼程向永城、亳县方向急进,堵截徐州南逃之敌。
    骑兵团是彭雪枫将军1941年8月1日创建的原新四军4师骑兵团,也是新四军乃至华中野战军、华东野战军惟一的建制骑兵团。骑兵团按马匹的毛色划分不同的大队(营级),1大队为白马,3大队为红马,5大队为黑马,7大队为黄马等。调整后,容易辨认骑兵大队,在队列行进中,也更加整齐划一。不久,被老百姓神化成“白马团、红马团、黑马团……”,令敌人闻风丧胆。
    团长戴彪、政委卢富贵、参谋长程朝先召开了大队以上领导干部紧急会议,布置行军计划:其他5个大队搜索前进,1大队(营级)带全团的病号和病马作后卫。经2天3夜急行军,部队到达亳县、永城边界地区。开始并未发现任何敌情。
    1948年12月8日早7时,1大队行至亳县东北的刘集南侧时,听见北边有零星枪声。大队长孟昭贤接到前卫3区队副区队长万福才的报告,用望远镜一看,足有1000余国民党兵向南拥来。
    孟昭贤派人向团部报告敌情后,立即与副大队长张遵三商量,决心消灭这股敌人。但当时由于1大队执行病号、病马收容工作,一部分人要去照看病号,一部分人要将战马牵离战场(1人最多牵4匹马),这样算起来,真正能投入一线作战的人员只有48人,显然硬拼不行,必须巧打。逐令3区队迂回敌东侧打敌后尾;2区队迂回敌西侧,抢占柏树林坟场,用急袭杀伤敌人;病号带病马占领东侧大村庄向敌射击但不冲击,尽量造大声势迷惑敌人。待2、3区队基本就位后,孟昭贤令号目马文祥吹起冲锋号,全大队立即向敌人发起了冲锋。敌突然受到攻击,死伤不少,乱成一团,一面组织火力向我射击,一面拼命通过十孔桥,向刘集方向仓皇溃逃至刘集南面的小土围子殷楼,并用轻、重机枪和“60”炮,向我猛烈射击,企图封锁我尾追道路,迫使我不能接近围子。
    这时,孟昭贤审问了1名俘虏后得知,5日,杜聿明召集3个兵团司令邱清泉、李弥、孙元良研究突围办法,自行决定当晚各兵团同时向淮河以南突围,随后,杜聿明怕承担责任又取消决定。但孙元良已抢先于当晚向西南突围,除一部溃逃回邱、李兵团防区外,其主力被歼灭,孙元良及少数随员化装逃脱,124师部分部队乘黑夜突出包围圈。12月6日碰上第41军少将副军长杨熙宇带着突出来的几百人,两部合起来1100余人。

                                                              图1  挥刀杀敌

    大队长孟昭贤观察地形后,命令各区队尽量接近敌人,把敌包围起来。2区队(连级)长王永丰带领区队冲向围子西北侧的高地柏树林坟场和一段半截子沟。敌人利用占领的围墙向我猛烈射击,王永丰的马被打死,3区队副区队长万福才负伤,新战士肖传祥中弹牺牲。孟昭贤的大衣被打了两个洞,还有几个同志的棉帽被打掉了。王永丰随即命令部队下马,徙步向前运动。此时敌人的机枪已封锁了通向树林的道路。2区队副区队长王广华带领5班长武学勤等4人,冒着敌火力滚过大路冲入树林。战士郭长青用敌人逃跑时遗弃的一挺重机枪,向敌人射击,压制住了敌人的火力。其他同志快速通过大路,进入树林,迅速接近敌人。
    孟昭贤观察到十孔桥西侧的交通沟地形很有利,于是令2区队掩护,他带着1区队下马徒步,用爬行和蛙跳的动作进入交通沟,逼进了殷楼围子,距敌200米左右。接着,3区队又攻占了围子的西侧柏树林内的几个大坟包,距敌不到100米,居高临下向敌射击。病号们相机占领了围子东、南侧,并组织人员骑马来回跑来跑去,虚张声势,将敌人团团包围起来。
    在孟昭贤的指挥下,全大队集中全部火器向围内射击,炮手张勇、李凡用2门88式小炮向围内发射小炮弹,因为围内敌人密集,每发一枚小炮弹都能杀伤敌人。接着,支部书记张德才组织人员向敌喊话。
    14时许,有几个军官悄悄到围墙上视察动静,1班长张兴远立即举枪射击,击中了为首一人。事后知道被击中者是敌41军124师少将师长严翊。敌人军心大乱,竖起白旗,派出一名副官谈判投降。
    孟昭贤小声对周围的同志说:“你们就叫我孟团长,要装得像,沉住气。”等那位副官走近,支部书记张德才指着孟昭贤对他说,这是我们的孟团长,那个家伙连忙恭恭敬敬地向孟敬礼,孟故意不理睬,高声发出命令:“张参谋,通知各营和机炮大队加修工事,暂时停止射击。”敌参谋说:“我们长官说我们愿意投降。但保证我们的人身安全,允许各自回家,吃顿饱饭,再发干粮。”孟昭贤当即答复说:“回去告诉你们的头头,优待俘虏是我军的一贯政策,给你们半个钟头时间,放下武器,把队伍带出庄来。”那参谋转身回去了。
    半个小时过后,敌人并没有把队伍拉出来,还让我军代表进围子再谈。骑兵们愤怒了坚决要打进去。孟昭贤和张遵三、张德才商量,一致认为目前不宜强攻,孟昭贤对他们俩人说:“我去谈判,老张在此指挥,要是我回不来,你们就顺着我去的路打进去,歼灭敌人。”张遵三、张德才同意派代表谈判,但不同意孟昭贤亲自去,孟说:“敌人虽多,武器弹药虽好,但是逃兵,疲惫不堪,又没有后续部队,没有援兵,1000多人挤到一个小围里,兵力展不开,对我们情况也不清楚,而且地形对他们不利,我们完全有可能争取他们投降。”最后终于说服大家。孟昭贤腰里别上20响盒子枪,其他3人挎着汤姆式冲锋枪,身上带满了小型手榴弹,大摇大摆地走进围子。
    围子内敌人如临大敌,架起各种枪支枪口对准我代表。我代表不予理睬,大步向前。孟昭贤对124师副参谋长陈玺畴说:“我想劝告你们,要看清当前的形势和你们的处境,蒋家王朝快要完蛋了,你们还顽抗什么呀?城里那么坚固的工事你们都守不住,守这个围子只能是自找死路。”
    这时,在场的许多敌军官兵乱哄哄地争论起来。孟昭贤趁机走到一个粪土堆上大声说:“蒋军官兵们,你们大部分是受苦的人,是抓壮丁来的,给蒋介石卖命当炮灰值不值得?淮海战役我军就要全胜,蒋家王朝眼看就要覆灭……”有几个顽固军官把子弹上膛,枪口对准我代表。孟昭贤迅速拔出盒子枪对准躺在担架上的严翊,张玉山也用汤姆式冲锋枪对准严翊,林忠兴用汤姆式冲锋枪对准陈玺畴,王广华两手拿着两枚拉出线的手榴弹,用高大的嗓门说:“你们开枪吧!我们进来与你们谈判是为你们的生命考虑,你们要是执迷不悟绝没有好下场,一切后果由你们承担!”
    这时,1大队大部分同志已冲进入围内。团领导带着团部和9大队到了围外。豫皖苏军区3分区骑兵大队及警卫营1个连(乘汽车)和地委书记寿松涛也来到围外。这对敌人起了震慑作用。
    经过2个多小时的艰苦谈判,下午16时,敌放下武器向我投降。事后,当他们知道一线作战的的只有48名骑兵时,都大为吃惊。
    此战,俘敌副军长、师长以下1100余人,毙伤55人。缴获八二迫击炮2门、六○炮5门、重机枪10挺、轻机枪28挺、卡宾枪9支、汤姆式6支、电台4部等大量精良装备。
    孟昭贤率1大队,押解着1100余俘虏兵,连夜开进到酂城休整。从此,1大队全部换上了美械装备。
    9日上午,华东野战军司令部来电嘉奖了骑兵团1大队。

                           图2  我军向前进,俘虏向后送。康矛召1949年摄于淮海战场

 

 

(责编:管理员)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