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庸之

发布时间:2015-1-8 15:35:30       来源:本站      点击次数:1429

唐庸之,1901年11月26日出生于山东省肥城县张家店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幼年曾在本村读过小学,后因家贫无力交纳学费而辍学,到县城一家店铺当学徒。稍年长,即联络穷人,搞起一个小车队,为商家店铺推运货物。1936年春,车队被韩复榘没收征为军用,他被迫流落他乡,辗转来到河南省永城县投奔他打鱼兼卖羊肉为生的舅父李连友,寄居在县城北关郭义太家里,继续做小生意维持生活。

1938年2月,永城县民众抗日救亡动员委员会以县中学生为主,开办抗日青年训练班,招收部分社会进步青年参加培训。唐庸之满怀抗日救国激情,毅然放弃小生意,应招考入青训班学习。3月,县动委会以青训班学员为基础,组织抗日工作团下乡宣传抗日,唐庸之分到第二区工作团,随团长盛税堂到永东二区开展抗日救亡和做宣传发动群众的工作。4月,唐庸之被盛税堂派到刘河东的联萧乡任联保主任。

5月12日,日军侵占永城,各工作团均被冲散。5月下旬,唐庸之几经辗转,又与盛税堂、王卓然等人取得了联系。这时,永城各地“杂八队”已经蜂起,三里一队长,五里一司令,互划防区,各霸一方。唐庸之按照盛税堂、王卓然、刘屏江等人的指示,东奔西跑,串联原抗日工作团的同学重新集合,成立抗日武装学生队。并积极做“杂八队”的工作,引导“杂八队”走真正抗日的道路。永北和永西北学生队成立之后,他又被派到永北大股“杂八队”邱洪彬部做统战工作。邱洪彬委任他为秘书长(人称他为参谋长),负责管理内务。他经常劝说邱部要抗日,并敦促邱部积极打击日军。

8月,学生队脱离了邱洪彬部单独活动,唐庸之也随盛税堂、王卓然等到永西北蒋口一带宣传抗日。8月24日,在蒋东口蒋汉卿家里,唐庸之和蒋汉卿一起,由盛税堂介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0月,寿松涛、马乃松等人奉中共河南省委之命来到永城,在国民党豫东保安第三总队司令兼永城县县长蔡洪范部做统战工作,开办抗日干部训练班。唐庸之及大部分学生队员被介绍到该干训班学习。1939年初毕业后,唐庸之随工作组被派到永城一区担任区长,同时参加区委为委员。到任后,他与区委其他领导人蒋汉卿、刘晓华、杨斐等密切配合,努力工作。他不分昼夜,访贫问苦,召集各界人士开会,物色人才,建立各乡政权;发动群众,宣传抗日道理;动员青年参军,扩大区队和学生队。

唐庸之一向不畏艰险,经常奔波于各“杂八队”之间,耐心地做说服教育工作,争取“杂八队”归编新四军游击支队或区政府领导。经过努力,永北大大小小的“杂八队”或归编新四军,或归编鲁雨亭领导的抗日游击队,或接受民主区政府领导,都走上了抗日的道路。

1939年10月5日,唐庸之与新四军独立大队政委盛税堂、副大队长杨斐及一区区队指导员周尚文等人,前往永东北蒋楼与窦殿臣商谈归编及解决军服等事宜。窦殿臣及其弟窦广胜名曰归编新四军,实则心怀叵测,暗地加紧勾结日伪军,甘愿做汉奸走狗。他们邀唐区长等人商谈归编是假,摆设“鸿门宴”是真,欲捕捉唐区长等人作为投靠日军的见面礼。在宴席上,窦匪预谋暗下毒手,示意暗号被唐区长发觉,他当即冲出门外,边跑边向匪徒射击。刚冲到村外,他即中弹受伤,又被匪徒捉回。10月6日深夜,唐庸之、盛税堂、杨斐和周尚文4人被窦匪押到窦楼南5里处高窑,一坑活埋。临刑前,4位英雄大骂刽子手,匪徒们蜂拥而上,把他们推进坑里,用棍棒、铁锹、铁锨等凶器齐向4位英雄身上、头上猛砸乱劈。唐区长挣扎着高声怒斥道“窦俄、窦广胜,你们杀了我们几个人没有啥,看你能把新四军的千军万马怎么着?”话音未落,即被屈楼恶霸劣绅屈万川一铁锨把头劈烂,当即昏死,盛、唐、杨、周4位英雄同时遇难。时唐庸之38岁。

(责编:管理员)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