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在永城 三

发布时间:2015/6/17 15:52:43       来源:本站      点击次数:2658

英勇善战的永城抗日学生队


 

抗日战争爆发后,有着强烈民族意识、爱国热情和光荣革命传统的永城人民,决不甘心忍受日、伪、土匪的蹂躏,在中共地下党员王卓然、陈觉民、刘屏江、盛税堂等领导下,迅速行动起来,组建了多个抗日学生队,以极大的革命热情投入到组建抗日武装,向日本侵略者展开英勇的抵抗斗争,力挽民族危亡,成为抗日战争的中流砥柱。

永西北学生队


永城沦陷后,原中共永城工委领导刘屏江、盛税堂、王卓然、陈建平等经多方联系,于1938年6月底在永城西北刘河涯一带组织起一支抗日学生队,队员有蒋汉卿、霍大儒、刘晓华、丁明道、丁永年、丁汝琛、丁汝勤、刘永岑等30余人。成立伊始,即派邓子谋(陈集乡大邓庄人)到任德修部任参谋长,陈侠君到陈振纲部任连长,唐庸之到邱鸿彬部任参谋长。

当时,县北杂八队头子任德修带领有几百人的武装,但是,任德修系草寇出身,散漫成性,根本不愿听从邓子谋的指导。结果,邓和他的矛盾越来越激烈。邓子谋随着任部活动不到两个月,任德修曾几次密谋要杀掉邓子谋,邓子谋闻讯后,不辞而别,当即离开了这支杂八队,又重新回到学生队。学生队则随着邱鸿彬部活动,并把自己仅有的几条枪也交给邱鸿彬,旨在邱部宣传抗日,鼓动邱打日寇。邱部驻邝庄、蒋胡同,学生队编成组驻彭沟涯,并成立了俱乐部。王卓然等领导经常讲话、上课。还出墙报、上操、做野外演习,到附近村庄宣传,动员青年参加学生队。邱部在永西北学生队配合下,在火神店附近伏击日军,打伤日军数名,打死洋马数匹。但邱部虽打着抗日旗号,但主要是到处扰民。日军一“扫荡”,他们则逃之夭夭。因此,王卓然等就把学生队拉到蒋口一带活动,脱离了邱部。

永东北学生队


永东北学生队是盛税堂、王卓然、陈建平和刘屏江等组织并领导的另一支抗日学生队武装。该学生队于1938年6月在永北顺和集成立,开始时约有百余人、数十支枪,主要队员有唐庸之、刘宝亮、刘传新、陈体恕、周尚文、蒯德润、程凤洲、丁国栋等。该学生队成立后,即经常与陈体俊的杂八队一起活动于永北顺和集、薛湖一带。1938年秋,陈体俊部和聂开统部在薛湖发生冲突,陈体俊部包围了薛湖集,并把学生队置于最危险的地方,企图拿学生队当炮灰。盛税堂等见陈体俊要消灭这支抗日学生队武装,便毅然率领学生队脱离陈体俊,到刘河、盛营一带活动。这个学生队除宣传抗日、扩大力量、打击顽固势力外,还进行军事训练、野外演习。盛税堂、王卓然和刘屏江等经常到村里宣传抗日,启发群众的觉悟,群众发动起来后,抗日救亡活动搞得热火朝天,以刘河、盛营为活动中心,唱歌、演戏、练操、学武术,讲游击战术,十分活跃。有时还到附近村庄进行抗日宣传,以激发当地群众的抗日热情。

永东学生队


1938年春,盛税堂、李品立和屠庆泰等在永东大屠庄开办抗日救亡青年训练班,约近百人,并派屠庆元到萧县学习,为以后成立抗日救亡学生队奠定了基础。永城沦陷后,各地武装蜂起,盛税堂、李品立和屠庆泰等就准备在原青年训练班的基础上组织抗日武装。10月,永东学生队在永东周圩子正式成立,队长李品立,副队长屠庆泰,指导员赵健民(由萧县县委派来),赵金才为联络员。有队员近百人,长短枪10余支。这时,中共永东支部已经成立,直接领导该学生队的抗日斗争。永东学生队活动于高庄、苗桥、茴村一带,宣传抗日,扩大武装,写标语,唱革命歌曲,动员群众捐枪献钱,打击汉奸恶霸。最突出的工作是做王胡子(王景春)、三花脸(王景昌)、王老四(王景玉)部的统战工作,并在王部秘密建立了党组织。不久,有人诬告屠庆泰等人与王景昌有二心,想拉走王景昌的队伍。王景昌、王景玉兄弟则信以为真,欲秘密逮捕屠庆泰等人。这一阴谋被屠庆泰识破,遂迅速离开王部。1939年1月,新四军游击支队挺进豫东来到永城,屠庆泰等立即带领学生队积极主动帮助新四军游击支队搜集情报,传递消息,充当向导,配合作战,摧毁了永二区伪良民区署,击溃了扰民的两黄加一周部和王胡子一部,为打开永城的抗战局面立下了功勋。

永东南学生队


永城沦陷后,在王卓然等共产党员的推动下,于1938年6月在永东南古城寺成立了涡宿永三边抗日青年联合救国会,有会员近百人,多数是青年学生和小学教员,有枪30多支。青年救国会属于爱国青年参加的群众性组织,主要是组织民众的自卫力量,抗日保家。会员虽以教师和青年学生为主,但其他愿意抗日的群众都可以参加。其后不久,第一次“涡宿永三边抗日青年联合救国会”在古城寺学校召开会议,根据救国会成员的人事关系,大家决定分组插入杂八队内部进行抗日宣传,争取他们参加抗日救国,同时为各地杂八队排除相互之间的纠纷,以求打击日寇汉奸,维持地方治安。10月,根据斗争形势的发展和工作需要,经王卓然同志的介绍,青救会派高继英、王维朴、孙光祖、童振铎4位青年学生到永城菅沟,参加寿松涛等共产党员举办的干部训练班,并参加了中国共产党。涡宿永三边抗日青年救国会的爱国行动,唤醒了广大民众,激发起老百姓的抗战热情,团结了广大进步分子。但同时引起了敌伪的仇视,在伪区长王子荣的唆使下,伪李桂松、杂八队王朝法带领几十人,于12月25日,突然包围了古城寺青救会办事处,捕杀了会长童立刚、会员童立朝、警卫员朱绍堂,制造了骇人听闻的“古城寺惨案”。“古城寺惨案”发生后,寿松涛迅速派陈迎荣赶到古城寺,把打散的青救会会员重新组织起来,在原来青年联合救国会的基础上组建了抗日学生队,共40余人30多支枪。1939年2月,我新四军游击支队第2团打回古城寺,消灭了杂八队,处决了凶手李桂松,为死难者报仇雪恨。在此先后,很多涡宿永三边青救会会员都参加了抗日武装,共同投入打击日伪土匪的斗争。由于永东南学生队的积极活动,使边区的抗日救亡工作开展的轰轰烈烈,抗日青年武装不断扩大。

永西学生队


1938年3月,永西青年学生季寿祯、霍大儒等发起成立永城第四区青年救国同盟会(简称青盟会)。成立大会在龙岗集召开,通过了会章,会员们还一致进行了宣誓。同年夏,青盟会改选,丁希凌接任会长。这时,县动委会组织的工作团正在农村开展抗日救亡运动,一部分工作团员又是青盟会会员,因而青盟会有力地配合了第四区工作团的工作。永城沦陷后,青盟会的部分会员如霍大儒、丁明道等参加了盛税堂、王卓然等组织的抗日学生队。10月,寿松涛来永城开办干训班,这部分青盟会会员又随学生队参加了干训班学习。后又以青盟会为基础成立“政治研究会”,研究会成员大部分参加了第二期干训班学习。为便于对学生大队的领导并使之正规化,1939年7月,新四军游击支队司令部决定,将永城抗日救亡学生大队改编为新四军游击支队独立大队。9月,支队独立大队除留下一部分骨干分子在地方任职和由孙继业、郭全五等带领30余人编入鲁雨亭抗日游击队外,其余近400人由寿松涛带领全部编为新四军游击支队3团3营。

许多学生队员在抗日战争和以后的解放战争中,南征北战,出生入死,英勇奋斗,有的为革命事业献出了宝贵的生命。全国解放后,这些学生队员分布在全国各地,在各条战线上为建设现代化的社会主义强国继续发挥着重要作用。

 

(责编:管理员)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