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在永城 二

发布时间:2015-6-17 15:57:46       来源:本站      点击次数:1723

日军在永城的暴行

 

日寇侵占永城后,日本法西斯的凶残本性得到了最彻底地暴露,到处烧杀淫掠,无恶不作,给永城人民造成巨大灾难。他们轰炸了酂城庙会,制造了县城大屠杀、西十八里大屠杀、僖山大屠杀等事件,火烧了裴桥集。在日本侵略军的铁蹄蹂躏下,富饶美丽的永城大地满目疮痍,万户萧疏,一片凄凉。

轰炸酂城庙会

1938年5月8日,正值酂县城集南逢古庙会。上午9点左右,四周赶会的人们正在往会场汇集,戏台上还没有开戏,台下已经挤满了听戏的人们。这时,一架日军飞机从东南方向“嗡嗡”而来,绕酂城集低飞一圈后,飞临会场上空,向十字巷口密集的人群接连投了3颗巨型炸弹。随着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会场上顿时硝烟弥漫,尘土飞扬,房屋起火,墙壁倒塌,血肉横飞。接着,几架飞机交叉着低空飞行,将不大的会场覆盖得严严实实,哪里人多就往哪里扔炸弹,并向着四散的人流射出了串串罪恶的子弹。轰炸一开始,附近赶会的人们如潮水般往会场最西头的土地庙里挤,躲在土地庙里的几百人躲过了一劫。这次惨案,无辜丧生的老百姓有103人,伤残者30余人,有5家死绝。

僖山大屠杀

1938年8月16日(农历7月21),侵华日军从砀山、萧县、黄口等据点调集2000余人的兵力,合围芒山抗日根据地,被早已埋伏在僖山周围寻求战机的八路军黄克诚部陈光指挥的抗日青年训练队侦察的一清二楚。正在日本兵完全处于无戒备状态时,陈光指挥大约一个加强连的兵力,从高粱地、蔓菁地里突然跃入敌群周围,犹如神兵天降,用机枪、步枪、手榴弹一阵狂扫猛炸。仅几分钟时间,日军就留下二三百具尸体,军马也死伤二三百匹。剩余的日军被陈光率队边追边打,扔下十几门大炮和数百支枪,狼狈不堪地逃回据点。

三天以后的8月19日10时许,萧县王白楼大地主勾结日军从萧、砀、永三县集结约一个大队的兵力(其中有骑兵、装甲兵、炮兵),从四周包围了僖山集。一阵猛烈炮火之后,日寇看村子里没有还击,便气势汹汹持枪闯入僖山村。丧心病狂的鬼子兵明知找不到抗日武装的影子,故意将恶气撒向无辜的群众。从上午10点到下午2点左右,日本鬼子在僖山丧心病狂地用各种残忍手段杀死120多名无辜群众,跑出去受伤的也有100多人。在被杀的人中,有多名七八十岁的老人和二十几名10岁以下的小孩。对抓住的青壮年,鬼子兵施暴时最残忍,有的作为他们练刺刀的活靶子,有的用军刀先砍四肢再砍头。僖山集人除部分人逃出外,所有未逃出者几乎全部被杀光。

西十八里大屠杀

1938年8月20日凌晨,永城县西十八里和往常一样,劳动一天的农民正在熟睡,村子里寂静得很。天刚发亮,就听“轰隆!轰隆!”几声炮响,接着是“哒!哒!哒!”的机枪声,日军一个个头戴钢盔,手持武器,杀气腾腾,像疯狗一样杀进村来。一进村,日军就把一个10多岁、趴在墙头上向外张望的小男孩一枪打死。然后又挨家挨户地进行搜索,将青壮年全用铁丝穿过手心,连成一串,拉到村东涧沟里排成行,先用机枪扫射,再用刺刀剖开胸膛,最后在尸体上堆上柴草、浇上汽油,放火焚烧。不能走的老人和孩子都被当场打死,村里没有跑出去的妇女全部被强奸。枪声,鬼子的嗷嗷声,被杀群众的惨叫声,使人心惊肉颤,死神威胁着每一个人。凡藏起来未被日军发现的免遭屠杀,凡未来得及躲藏或被日军发现的,不论男女老少,不是被日本枪击就是被刺刀刺死。一时间,整个十八里东街,家家户户,横一个竖一个的尸体倒在血泊里,大街小巷血流成河,悲惨情景目不忍睹。日军从刚黎明一直杀到上午9点来钟才离开该村。这次日寇对十八里血腥屠杀约5个小时,计杀死184人。因被杀死的人多,一时买不到棺木,来不及一个个掩埋。外地来这里被杀的,用大车拉出去埋在村北沱河南边一个坑内,后人称之为“万人坑”。

突袭太丘集

县西北杂八队头子任德修拥有3000人之众,他手下一个大队长张景元的弟弟定于1938年9月15日在太丘集大摆宴席结婚,在太丘集南门里大寺内备酒席四五百桌,前来贺喜者约200余人。日军闻讯,决定突袭太丘集。当天12时许,客人刚刚入席,“喜总”正在致贺词之际,驻永城县日军100多人,乘坐坦克3辆、汽车6辆,突然出现在南门外。有人看见日军的汽车来了,便惊喊“鬼子来了,到南门了!”杂八队闻讯,不管群众死活,夺路先逃。贺喜的客人和居民更是惊恐万状,纷纷弃席而逃,太丘集上的居民拖儿带女像潮水一般蜂拥逃命。人们看到日军到来,急忙涌向寨门,因吊桥窄人多出不去,很多人被挤落下水。有些人急于逃命,便从北面翻越寨墙,跳进二三米深的水里。从西门到东门2里多长的寨壕内,落水的人密密麻麻,争向对岸游,由于互相攀抓部分人被淹死在水里。这时,日军冲进了寨内,站在寨隍上用机枪疯狂地扫射落水的和上岸跑出不远的人群,有不少人被打死或被打伤后落入水里。寨壕、岸边尸体横七竖八,鲜血成滩成片,壕内漂的尸体像中毒的鱼群在浮动,壕水被染红,其惨状令人目不忍睹、毛骨悚然。

日军在寨隍上射击一阵后,又兵分两路:一路乘坦克、汽车追击逃难的人;另一路在寨内街上搜查,不论男女老幼,见人就杀,远的枪击,近的用刺刀戳。日军撤走后,太丘集周围一二十里远的群众,含着眼泪成群结队前来寻找亲人的尸体。据当时太丘集参加打捞寨壕内尸体的农民周连才、蒋介臣回忆,被淹死在壕内和击死在壕岸上的有300余人,另有寨内被枪杀者二三十人。

火烧裴桥集

1939年10月12日下午,汉奸王福来带领着日本鬼子的一个骑兵连和6辆装甲车约300余人,窜到永城县西南裴桥集。饱尝兵荒的裴桥人民,刚有几个月的好日子,想不到又遭了殃。裴桥周围逃难的群众扶老携幼,牵着牲口,哭喊着叫骂着逃向他方。日本鬼子扑了个空,恼羞成怒,把那些没有跑掉的老人、孩子统统抓了回来,哇哇地怪叫着:“你们跑得了和尚能跑得了寺吗?”

万恶的敌人对裴桥下了毒手,他们把所有的房子都浇了汽油,挨门挨户用火把点着,不一会,整个集镇变成了一片火海。火舌疯狂地舔着黑烟冲上半空,一直烧到第二天上午。1000多间房子全被烧完,整个集镇化为灰烬,所有农具、家具也全烧光,连一根棍棒也没有剩下。刘二姐被活活烧死。有几个乡亲没有跑远,就躲在附近观望。一位老人见自己的房子被烧,不顾一切地跑出去,被日军当场一枪打倒。整个裴桥集成为断垣残壁,灰烬瓦砾,一片焦土。

 

 

 

(责编:管理员)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