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在永城 一

发布时间:2015/6/17 16:01:16       来源:本站      点击次数:2469

永城县城保卫战

永城保卫战是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由国民党永城县政府、军队和中共党员在永城共同组织的第一次对日战斗,虽然最终失利了,但先烈们的英勇牺牲精神将与山河同在与日月共辉!

浴血县城

1938年3月,日军在台儿庄战役中被歼1万余人,因而侵占徐州的计划受挫。日军为了打通津浦、陇海线,迂回至徐州以西,途经永城,于5月12日从宿县向永城发动突然袭击。为阻挡日寇的进攻,县长鲁雨亭立即作出决定,除留有县城北门让群众转移外,其余三个城门一律用土堆及砖碴碎石坉住。县保安队和民工一道将东、南、西三个城门全部堵住,并在城门之外构筑了简易的工事。

南店子是永城县城的南大门,也是日军进攻县城的必经之地。驻扎在永城县城南1.5公里处南店子的国民党军于学忠部第9师第8团第9连,于5月11日夜接到阻击日军的命令,连长立即集合全连官兵,召开紧急会议,布置战斗任务,并连夜挖掩体,构筑阻击日军的简易阵地。5月12日早晨,日军4架飞机在永城县城上空来回盘旋侦察,并在城外投下了几颗炸弹。上午8时,南边的枪炮声已经听得非常清晰。为观察日军进犯县城的路线,鲁雨亭与王卓然(共产党员)登上了县城东门外50米处的三台阁。上午9时,日军在坦克、装甲车引导下逼近南店子。当日军到达阵地前30米时,永城国民党驻军的连长向全体官兵发出命令,所有武器一齐开火,进犯永城的日军先头部队遭到突然阻击,一下子便死伤七八十人,坐在装甲车里指挥队伍前进的日军大佐见遭到伏击,慌忙命令步兵暂停前进,下令炮兵向我伏击阵地轰击。炮轰15分钟后,日军开始发起进攻。随后,永城驻军与日军进行了激烈的战斗,在弹药用尽的情况下,与日军步兵展开了肉搏战,最后永城驻军119人全部壮烈牺牲。本次伏击战共击毙日军87人,打伤日军百余人。

上午10时许,日军短暂休整之后,继续向县城进攻。日军对城内的高大建筑物崇法寺塔、三台阁等一一炮击,约有近百发炮弹爆炸,城内10多处起火。炮击持续约半个小时。然后,日军即用两辆坦克在前开路,掩护步兵向南门冲锋。快到护城河沿时,左边的那辆坦克的驾驶员掌握不准,刹车不及,结果一头栽到了城河里,再也爬不出来。鲁雨亭在城墙上指挥队员一阵机枪、手榴弹将冲锋的鬼子打了回去,另一辆坦克也掉头窜回去了。当日军4辆坦克再次行进到护城河中间时,鲁雨亭命令两挺机枪开火掩护,两名精通武术、轻功精湛的年轻保安队员攀城墙而下,迅速逼近日军坦克后,一名队员将拉了弦的手雷塞进坦克的瞭望孔内,另一名队员将捆在一块并拉了弦的5枚手榴弹塞入坦克履带里。日军一辆坦克立刻被炸毁,另一辆坦克瘫在原地打转。

日军一个挎战刀的指挥官见坦克攻城派不上大用场,就将坦克上的炮和小钢炮的炮口全指向南城门一带。鬼子指挥官战刀一挥,日军的重炮和坦克炮一齐轰击南城门,炮弹呼啸着飞向城门楼和两边的城墙,城楼被打塌,南城门被炸塌,城墙被炸开了一道30多米宽的口子,撤退时动作慢的保安队员被炸死1人、炸伤2人。日军停止炮击之后,又用两辆坦克掩护步兵冲锋,100多名日军端着三八步枪,猫着腰向城门和城墙缺口处靠近。鲁雨亭命令队员,敌人不到有效射程内不准开枪,数十名日军登上了被打塌的城楼,盲无目的的打一阵枪,看看没有人还击,便走下残垣断壁。鲁雨亭突然喊声“打!”机枪、步枪同时射击,手榴弹扔向敌群,日军丢下10多具尸体便仓皇后退了。半小时后,200多名鬼子兵来到了西门。日军指挥官从望远镜里观察阵地后,令炮兵向城内开炮轰击,保安队简易的工事大部分被摧毁,10多名队员被炸死,30多人受伤。日军步兵做了调整后开始进攻,4挺轻机枪组成扇形火力网在前面开路,紧跟着是8个怀抱手提冲锋枪的士兵,后面是持三八枪的大队鬼子,整个队形像一个完整的梯形。守护西城门的保安第二分队,在分队长张保忠带领下,连续打退日军三次进攻,毙伤日军40多人,弹尽,张保忠与38名保安队官兵最后全部殉难。王卓然见眼前的情况十分危急,便命令一个班掩护,他立即组织其他队员将负伤的战士抬下去向城北转移。鲁雨亭被李传芳、朱家宝二人连扯带推的来到大隅口,迎面碰着从北门进来的共产党员刘屏江和盛税堂,后面跟着扛着软床子的几十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来抬伤员。这时,王卓然也跑了过来,共同分析形势。在不利于己的情况之下,鲁雨亭为减少伤亡,立即命令撤退,到县北旱堤口集合。

激战永东

5月12日午后,驰援永城的国民党军于学忠部第9师第2团1300多人进抵永城县城东7公里处车集,侦察得知永城县城已经陷落,团长急忙命令部队停止前进,以车集周围的森林寨为依托,构筑工事,准备打击来犯的日军。

5月13日凌晨,日军13师团出动步兵、骑兵1500多人直犯车集。于学忠部对气势汹汹、轻视我军的来犯之日军给予坚决打击。日军吃亏后,立即架设小钢炮,经过疯狂的炮击后,又发起重兵冲杀。于学忠部第9师第2团在团长率领下,率部属坚守阵地,浴血抗击,没有后退半步。当日军以整排整连波浪式地逼进我军阵地时,我爱国将士轻重武器同时发出炽烈的交叉火网,一次又一次地击退了敌人的猛攻,100多具日军尸体横陈在前沿阵地。日军不间断地发起六次冲锋,均被一一击退。从凌晨激战至午后,日军始终未能攻进车集。经过激烈的战斗,第2团1连的几个排长都相继阵亡,第2团团长虽身负重伤,但仍坚持指挥战斗。日军调集炮兵,向车集轰击。车集南北较窄,炮弹多落在集北空地爆炸,没有对国军阵地构成太大威胁,而日军集结在车集南边开阔地带,目标明显,很容易被我机枪及掷弹筒之类的武器击中,死伤遍野。双方激战至傍晚,日军害怕夜战,忙后队作前队,前队作后队,相互掩护,向县城方向撤退。于部第2团亦撤出阵地,掩护当地老百姓转移后,趁黑夜向北撤退。车集伏击战击毙日军100多人,打伤日军200多人,缴获日军战马80多匹及许多军用物资。

5月19日,国民党军队开始从被日军包围的徐州撤退。第60军军长卢汉率部分两个梯队经永城向西南撤退。第一梯队为万保邦旅三个团,由卢汉亲自率领,23日凌晨行至永城县城东南6公里处,与日军少数警戒部队接触,将其驱走后,即派邱秉常团佯攻永城县城,日军龟缩不敢出战,于是顺利由县城西南郊通过,到达皖北亳州。第二梯队两个团,由184师师长张冲率领,在县城东南与日军千余人作战,从拂晓时分一直激战至下午2时许,日军遗尸遍野。后张冲率部突围,经七山子过桥到涡阳龙山镇。

日军践踏县城

5月12日,永城县城沦陷。日军进城后,见人就杀,然后将未被打死的群众集中到一起,从中查找守城战士,守卫北门的一个未及时撤走的战士被认出后立即遭枪杀,凡被怀疑者也均被当场杀死。躲在北街的群众被日军赶出后,对戴礼帽的、穿西式内外衣的、腰束皮带的和纹身的人,路西检查,路东枪杀。有一次在县城捕捉30余人,全被押到南店子集体残杀,有的无头,有的断臂,有的肠子被拖在体外。有的日军闯进居民家里,见无物可拿,便将家具焚烧、盆盆罐罐砸碎,有的拉屎拉在锅里、尿在盆里。他们到处随意纵火烧民房、焚家具,整个县城七八天火光不熄。

这群日本鬼子,白天还在大街上惨无人道地肆意强奸妇女。日军有时抓到妇女,丧心病狂地强迫我汉族男子奸污,日寇则在一旁哈哈大笑。如果不顺从,当即用刺刀戳死。青年妇女为避免被辱,多半投井或跳河沟自杀。城内有口10多丈深的井,平时能供城内大半人口的吃、用水,日寇大屠杀后,这口井即被妇女的尸体填满了。

县城被这群日军野兽般践踏之后,居民的贵重物品被抢劫,家什器具被毁坏,十室九空。一些古老建筑被摧毁,房屋被烧3000多间,到处是断墙残壁。被烧坏的家具,遗弃的东西,乱七八糟,遍地皆是。从城内到四关,除敌人的嚎叫声外,死气沉沉。经过三天大屠杀,永城县城已变成死城,街头巷尾,墙角屋隅,尸体成堆,血流殷途,其情之惨,不忍尽述。好端端的一座县城,被糟踏得像一片荒冢,凄惨景状目不忍睹。

5月22日,日本华北方面军第2军第10师团立古睦吉部,由徐州经萧县侵入永城。在日寇指使下,会同王延卿、姬庆云等组织所谓的自治委员会。过了两个多月,日寇将难民所解散,又把伪自治委员会改为治安维持会,会长仍是王延卿,副会长张文号。势力所及,仅达城关附近。

 

 

(责编:管理员)
分享按钮